美しき残酷な世界

Dithyrambist

© Dithyrambist | Powered by LOFTER

【仗露】死于威尼斯

岸边露伴还从未到过威尼斯,但他知道,将来的某一天,他会造访那座水都。届时热情寡言的异国船夫将摇着桨板,把贡多拉推入安静悠长的窄巷,在高墙藏起日轮的暗淡余晖中滑过一条时空的缝隙。

漫画家躺在遮阳伞下的阴影里,望着碧海金沙,人头攒动。一旁的桌子上晾着一杯喝得见底的冰饮,曾经悬浮着的薄荷叶和柠檬片而今湿漉漉地蔫在一起。

又一年属于杜王町的夏天。

年轻的恋人方才离开了,此刻正在不远处的餐车那儿排队为他买冰淇淋。不知是因为暑气,还是充沛得过剩的阳光,岸边露伴觉得头脑昏沉,一切都亮得晃眼,但他始终注视着那个身影。

思绪像捻细了的金线一样飘远了,就快盈握不住;漫画家突然想起了托马斯·曼,还有那本《死于威尼斯》的小说,个中缘由连他自己也道不清楚。

若说若隐若现的潮声是唯一共通的底色,那么映在他眼里的和书中作家所遥望的景象便不再有交汇的地方了。

杜王町的晴空之下,没有穿水手服的波兰籍男孩,取而代之位于他焦点的是一个梳着牛粪头的青年,身着夏威夷风情的短袖花衬衫,与故事里所描绘的那个纤细俊美的形象相去甚远。尽管对方没有提起裤腿把脚踝没在冰凉的海水里逐浪踢着玩,也没有仿佛一触即毁的脆弱与精致,但在漫画家的眼里,依旧是美的化身。只是这份美是异色的,除令人魂牵梦系以外,也会偶尔戳痛他,把他的心搅成一团。

属于混血儿的那份魅力在成年后的东方仗助身上发挥得更加淋漓尽致。如天似海的蓝眼珠,性感的厚嘴唇,高挑身材,紧实肌肉,还有那头只有他能窥见的入浴后卷曲的湿发。但岸边露伴知道,那不是青年最为让人动心的部分。

在褒奖的意味上,使东方仗助变得危险而致命的是那如水一般的温柔。

不知什么时候,那个人的身边又围了一群想要在这短暂夏日里抓住恋情的比基尼少女们。青年虽然困扰,但他不会直言对方吵闹,更不会发怒,而是一遍又一遍耐心解释着自己已有心上人,抱歉不能接受一同游玩的邀请。少女们听到后虽一阵失落,但很快笑颜逐开,又偷瞄了好几眼后,才挥手离去,物色下一个对象。

一路被花团锦簇着的青年费了很大功夫才终于买到了冰淇淋,但归程时又受到了同样的阻挠。原因很简单:他只买了一个蛋筒。尽管上面有两个球,一棕一白,是巧克力和香草味的。

漫画家蹙起了眉,一瞬又松开了。他想青年不可能忘记他的话。

东方仗助小心翼翼地把冰淇淋护在胸前,害怕突然飞来的沙滩排球,也担心干劲实足的太阳,会把凝固的甜品重新加热柔软,所以把它藏在了一方由身躯搭建的小小阴影里。

可是岸边露伴觉得冰淇淋球已经在融化了。从餐车到遮阳伞的距离,虽然不过短短几分钟路程,但也足够让原本属于冰柜的食物在这烈焰底下耗尽生命。更何况,还有那些意料之外的凶险。

漫画家眯起眼睛,看着青年一路过关斩将离他越来越近,最后来到了他的跟前。

“抱歉,露伴老师,久等了。”

东方仗助浑身是汗,还有新的,不断从额头上,脖颈处滴下,渗入颜色渐深的衬衫里。裸露在外的小麦色肌肤看起来亮晶晶的,结了一层薄薄的盐霜。壮实的胸脯在开敞的领口下微微起伏。

“但是老师想要的蜜瓜和芒果味没有了。我就换了这两个。”

岸边露伴是知道的。眼前的结果也只有这个可能。他抬起头去看青年的眼睛,依旧是漂亮的水蓝色。

在威尼斯也能见到这样的海吗?

漫画家现在还不清楚。

他伸出了手指,越过了冰淇淋蛋筒没有接,而是继续向前抵达青年的左肩,停下,又向右运动起来。他在东方仗助的锁骨上画了一座桥。但是漫画家没有叹息*。他没有看见死亡的落日,也无需走入昏暗的牢笼中。

这时,冰淇淋第一次滴落在了东方仗助的右手上。白色与棕色的甜腻液体混合在一起,再也分不清是香草还是巧克力味的更多一些。青年想要拿餐巾纸去擦,但是漫画家阻止了他。

岸边露伴抓起了东方仗助的手,放到了唇边。他没有吃尚还留在蛋筒之上的冰淇淋,而是舔去了落单在对方手背皮肤上的那一滴。漫画家尝到了一丝甜,还有下面更多的盐的味道。他紧紧握住了东方仗助微微颤动想要抽回的手,张开嘴,用力咬了下去。汁液溢了出来。

他品尝到了一颗成熟过头几近腐烂的草莓*。

“咸的。”漫画家放开青年,抬起头舔了舔嘴唇说道。

“露伴老师,你突然干什么?”东方仗助看了眼大拇指下方的红牙印,嘶嘶抽着气。

“没什么。过来点。”岸边露伴示意对方低头。东方仗助俯下了身。然后漫画家轻轻覆住青年那只仍举着冰淇淋的负伤的手,坐在遮阳伞下的躺椅上,与对方接了吻。

更多微凉黏腻的液体淌下来了。这一次滴落在了岸边露伴的手上。但是东方仗助没有咬他,只是为他拿纸巾仔细地擦干净了。

漫画家这才觉得自己多此一举。在仪式之前,他就已收获了永恒的爱情。

他略感抱歉地望着那对温柔的蓝眼睛,把藏在身后的原本不打算给对方看的速写本递了出去。




Fin.

注释1:叹息桥:威尼斯著名桥梁之一,建于运河之上,两端连接法院与监狱。过去死囚在行刑前通过此桥,感叹即将结束的人生而得名。后几世纪衍生出几版爱情故事。传言情侣在该桥下接吻,爱情将会永恒。

注释2:托马斯·曼《死于威尼斯》小说中的剧情之一。作家因迷恋少年即美的化身,逗留在开始流行霍乱的威尼斯。后又吃了腐烂的草莓,染上霍乱,死于当地。

总之,就是一篇关于露伴老师的嫉妒与占有欲,但最后又被仗助的温柔所包容的短打。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评论(5)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