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thyrambist

走至月台尽头的男人

男人拖着步子,低着头,越过地面上标着数字8,也就是最后一个乘车位标记,继续往前走,直至鞋尖踢到水泥台阶,身前被白漆栏杆阻挡。他穿的深蓝工装,已经被洗得掉色,不脏却有种积了灰似的难以言喻的陈旧,曾经还能勾勒出肩膀轮廓的衣物,而今松松垮垮,就盖在那副由骨头撑着的皮囊上。

下午五时,夏日的太阳还未做好归去的准备。也许是昨夜受到台风的影响,笼罩在金色里的空气有一丝雨水的潮意。他抬头,望向远方:铁轨延伸,枕着石子,电线在天上跑,与之平行。大概再有那么三分钟,会有一辆不停靠的特急列车通过。

他脑内已绘出那幅画:清脆的警示音响起,原本空无一物的,仿佛联结着未来与永恒的两线上,红黄相间的方块探出头,甩出尾...

41

南无、蛙从天降(fin.)

魔都的结界破了防。今年起于太平洋海面的台风行经日本列岛后仍未减势,擦过珠三角地区直奔江浙沪,没再对那座自诩有神秘力量守护的城市敬而远之,在7月下旬的一个傍晚正式登陆了浦江两岸。尽管22日的白天已阴云密布,但习惯了“狼来了”的广大市民们仍觉前景乐观,一整晚安枕无忧后,23日一早出门前还是把洗涤完的衣服晾在了阳台里。直到午休,在办公室里瞧见窗外的天空越来越黑时,坐立不安的上班族们才开始更加焦虑地刷着手机,连调侃台风名是不是BUG的段子看着都味同嚼蜡。

下午五点刚过,酝酿了许久的狂风暴雨终于强势来袭。一时之间仿佛天漏了似的,大水肆意地奔泻。俗话说,祸不单行,很快人们就发现南汇刮起了一个小龙卷,正不...

4

【原创】动物园十三号(9):Undead Downfall

Therium Catacomb:

No.302 Undead Downfall  不死垮台

黄金周过后佩斯特一连发了几封邮件,诚邀我参观编号为302的展品。当我暗示近日正忙于某采访稿件恐抽不出身时,他又寄了一封信给我,火漆印封口,钢笔字书,言辞恳切。这古朴的做法着实让我吃了一惊,有种梦回上世纪的恍惚。临近结尾处,对方再三强调:若错过此次,下回就需等到明年。详情佩斯特他没有再述,戛然而止地抛出了饵。这就是那人坏心眼的地方,他明知道我会上钩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具有那样的周期性呢?我不由得琢磨起来。甚至在对方领我拜见它们的前一秒,我都在怀疑那是不是一种花——
蜘蛛蟹,高塔,悬崖,抑或是三者兼...

2

【原创】动物园十三号(目录)

序 Prologue

1 Orange Grove: No.101 Porcelain Cherry 瓷樱桃

2 Orange Grove: No.102 Apple The First 初果

3 Orange Grove: No.103 Lamb of Guilty 罪之羊

4 Ahriman's Prophecy: No.201 Throne of Hourglass 沙漏王座

5 Therium Catacomb: No.301 Bonetanic Henge 骨花阵 

---序+1~5(原文)---

6 Orange Grove: No.104 Venomous...

7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新号在客户端死活登不上
但登这个号就没问题
好丢脸哦
我又要搬回来了orz

把最近新写的文重发一下

 

© Dithyrambist | Powered by LOFTER